当前位置: > 奇迹mu

永远的守护

作者:奇迹私服 时间:2019/5/2 16:51:20 浏览:230

--------谨以此篇献给我的弓箭手宝宝们 当洁白的翅膀从我面前划过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题记 我不喜欢弓箭手,我有刺客情结.

也许是很小的时候老是被那些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的弓箭手丢在怪物堆里,然后总会听见自己惨叫一声,被免费送回城了. 在我终于分清谁是弓箭手,谁是刺客以后,我就在没胆子组过弓箭手.一来,我的操作不好,为了避免不是他“啊”就是我“啊”.再者,我的防低智低,对于那些聪明和防御也同样低的弓箭手们,只能敬而远之.

但是我的两个宝宝都是弓箭手. 我的宝宝的含义不是别人意义的宝宝,是相当与巴里一类的守护神.我喜欢巴里,蓝色高大危猛的身躯在我身边很神气的守着,感觉自己都好威风.我就是对巴里宝宝无比神往,才心甘情愿的练智弓的.我的宝宝就是我的巴里守护.

第一个宝宝是魔智圣者. 他是狼的同学,因为在别的区被人盗号,所以到我们这里.我当时才40多级,对于练级丝毫没有兴趣.于是很高兴的给他免费加加,虽然当时还没有月卡,我上网也是5块一个小时.我还是坚持带他,把攒下来的所以弓箭手的垃圾都给他了.印象中,那是我最穷困的日子,既没石头也没装备.妹妹都是到失落以后才富起来的,至少不会没钱.而当时我穷困潦倒,可怜巴巴的还要管他水钱,也许是印象中弓箭手都是脆弱的,所以需要关心和爱护.于是我带着他的时候都会努力把他变成一颗橄榄,胆战心惊.

最惊心动魄的莫过于在地二打的时候,巫师电我一下就一半血,电他的血也不少,因为我最讨厌弓箭手乱跳,他只能硬着头皮顶,那时我总要给他补一次血然后给自己补一次,几乎都不能断,掉了防就是死,我不但不能说话就连累了稍微分神一下,就会听到一声惨叫,那种惊心动魄,即使我现在在沙漠也无法找到了. 我讨厌别人打我的召唤兽,感觉好象打自己一样,我都会满世界跑,去追杀那个杀我的宝宝的人,有一次我找到那个人的时候,还没把我的弩对准他,就发现屏幕的的左上角出现了一行字:魔智圣者:无赖.我吓了一跳.他说,你不能杀人,我帮你杀.

以后无论谁打了我的宝宝,他都会免费送人回家.有一次在四楼的时候,我的小哥布林被一个刺客杀了,我还没看到人,他就用极光免费送人回家了,速度快的让我和风雷宝宝瞠目结舌.印象最深的是他重新练号的小号,在冰门口,我们好多人杀着玩,药药把我的小哥布林杀了,他居然用龙卷风硬是杀了药药,让我们大跌眼镜,当时药药已经快180了,而他才刚会龙卷风. 我手舞足蹈的为我的巴里宝宝在地三大喊加油时,他抗议了,”为什么不给我加油?“我瞪了他一眼“我宝宝既不耗蓝,又不烧钱,还给我挡怪,你呢?”他很委屈的哭了.我的确好穷啊,自从心软的供起他的水钱以后,我永远处于经济拮据状态,每次和他一起赚的那点钱都给他烧了,我经常连移动的费用都没,只能可怜巴巴的跑到地一去敲幽灵赚点移动费,为了节约钱,我每次都买回程.真是认识他以后,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穷,可是我还是不忍心不管他,因为他比我还可怜.在历数了他所有的“罪过”以后,我总结到“总之,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他点头称是,问我怎么办?我哪里知道啊,他嬉皮笑脸的说,那我卖身给你吧,当你的宝宝吧,和你的巴里宝宝一样保护你.我对着屏幕笑了,在盟里大喊道:“我有宝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是觉得弓箭手是脆弱的,而且他有是宝宝,我理应照顾他,我不许任何人欺负他,我甚至为他杀红了.别人欺负他,我总是保护他,而他又是因为不许别人欺负我而红,所以到底也说不谁保护谁.

第二个宝宝是风雷地火 和圣者不同,他认识我时候做级就比我高.我是在地一认识他的,那天ok带着我去地二,他正好在地一大厅拐弯的地方打幽灵,他叫住了ok,问他是否认识他的刺客号,ok说认识,风雷说他就是他,并且希望能进我们的盟,我答应回去帮他问问鸟哥.然后ok说自己有事情,要走了,把我教给他,让他带我,交代他千万不要让我挂了.他边打边叫:“小心小心,可千万别挂了,否则我交不了差.” 第二天,我上来的时候,发现盟里多了他的名字.他那时候才70多,刚好带我,虽然我有“弓箭手恐惧症”但是还是没办法,盟里都让他带我,只好乖乖的跟在他后面升级,他从来不飞,顶在前面给我顶怪.带我冲50的那个晚上,我们一共打了50个冰后,他挂了三次,而我只在打第43个冰后的时候挂了一次.

那天晚上,我对着全盟说“风雷是我承认的唯一一个弓箭手,他是个勇敢的弓箭手.” 弓箭手是超级烧钱的,我一边供着圣者烧钱,自己身上一般都没超过10万,有一天,风雷在盟里喊到,谁可以给他点钱,他没钱练级了.我过去了,虽然没钱了,但是我是唯一一个给他钱的,很少,才10万,他却很感激.后来我基本上也供起他的水钱,虽然不多,有一次,最可怜,我们身上都没钱,我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一分都没了,然后跑到失落去,路上打怪赚点钱.风雷说那次他好感动.虽然只有10几万多点,比以后我可以给他50万还要感动.也许那是共患难的感觉. 有一次因为碰到垃圾,我们都杀红了,连我身上他送我的5追8的藤跑也被人暴了.他陪着我地一洗名,他保护我,在旁边叫人不要杀我,有个人说,可以,但是给我2万块,他就真给那个人钱了.没弩的时候,他跑去给我买.一次次送弩给我.我们边打边聊天,聊了一个通宵.从音乐到电影,说了很多很多.非常开心.

非典的时候,我回家了,不能上网,他就陪着我不玩,每天给我发短信,打电话,给我唱歌讲笑话.我每天半夜写稿子的时候,他都给我发短信陪我.他比我小,叫我姐姐.我开玩笑的说,你也做我宝宝吧,他很高兴的点头了,好啊,我也做你的宝宝.于是我又有一个弓箭手宝宝. 两个弓箭手宝宝给我带来了无数乐趣,我叫圣者宝宝笨笨,叫风雷宝宝呆呆,他们两个碰到一起就拌嘴,超级可爱.风雷宝宝喜欢在盟里边打怪物边唱歌,在他被盗号以后,穿着身上的垃圾在失落一打怪,一边打一边打歌词,经常是唱到一半就大喊一声:挂了~引起全盟暴笑. 圣者给我收集了一套斧子,让我狂晕了,我说我不要斧子,好不淑女,我喜欢西洋剑,第二天圣者给我一把卓越西洋剑,他骗我说是自己打到的,不过我后来在他前后颠倒的话里猜到他是去买的.狼走了以后,我一直心情很郁闷,他们都一直陪着我,我的第一件风装是月月帮我买的,第二件是风雷宝宝卖了东西给我买的,7追8幸运风头.我记得他在和她努力谈判了半天,我在一半紧张的要死,不敢说话,到处乱转.那天他还给我买了黄金宝宝,我一直都想要,可是聪明快400了都没召唤石.小狼总是说到沙漠给我打,却一直没消息.后来我的风装都是圣者帮着给我买的,我看到市场就头疼,给他2+1+10玛雅做成本,那是我全部的家当,然后每次攒到几个石头,就去市场转,那时候我很羞涩,看到有东西卖都不敢去问价格,怕买不起.总是喊他们,过来帮我问问.我很快有一套风装,还有些休闲卓越天蚕,那都是宝宝给我收的. 快乐永远都只是暂时的,风雷的帐号频频被盗,让所有的人都很郁闷,他没办法练级,也不想玩了,而我不敢害他,我聪明不够,大家一起死.从前他防御够的时候,我才80级,他兴冲冲的带我上了4楼,一个晚上我被狂秒了NNN次.

后来和他在三楼也是惊心动魄.我说不敢和你一起,怕害死你.而我们滋生的怀疑终于隔膜了我们的眼睛,他被我们孤立一段时间.他爱撒娇的毛病让我们有点烦了.终于风雷找我们谈,在8楼的那天,我说,我希望你不要再撒娇了.因为我们都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我想他一定很难过,我想我当时似乎真烦了.却没考虑他当时没了装备的心情. 后来他和月月的约定也解除了,而此前他疯狂的冲180的目的已经没了,他黯然的离开了MU.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走了.我过生日的前几天,他告诉我,他不玩了,帐号给朋友了.但是我永远还是他的姐姐,我哭了.我请他在我生日的时候来看我. 生日的那天,我终于实现我的愿望冲进了沙漠.他来了,在沙漠里,160级的弓箭手一身褴褛,在我们中间站着,是最狼狈的样子,他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我,包括一件9追12幸运骷髅凯,他曾经说要穿一身我最喜欢的骷髅装.他说那件衣服是送我的,让我卖掉换几件好点的衣服.然后他就笑着消失在沙漠的门口.风沙砾砾,他黯然的消失在呼啸的风声中.

不久以后,某天半夜,在打火龙王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冰,只是盟名挂上了别人.风雷地火!我心跳加速,虽然我知道那不是他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站在他身边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和他说话了.他说他叫啊7.啊7很像风雷的活泼,也叫我姐姐.我死活把他拉进盟里,希望可以在回到从前,可是他始终不是他.180的时候他就要退盟.因为答应了他哥哥,在我盟里呆上些日子,等带上翅膀才回去.果然有一天,当我打开盟的时候,已经没了他的名字. 几天后的一天,我在7楼的拐角处站着,突然一个洁白的翅膀在我面前划过,我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宝宝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可是实现梦想的却不是他本人,他永远都没机会看到自己戴上翅膀飞过冰风谷的天空. 圣者始终是没听我话,也许是因为我们太穷了,所以他铤而走险,在沙漠里用了外挂,而当天就被人封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乎全都蒙了.我很伤心,也许那是我一手带大的,感觉好象自己的孩子. 他为了大家重新再练号,我给他一套弓箭手书,给他取了个名字:逸雨轻尘.希望过去被雨水洗掉,重新开始.然后像当初一样带着他,还把自己本来打算卖石头的10张+1广场门票都给了他.而我实在没想到的,也许是我太宠他了,风走了以后,我就他一个宝宝了.他私自卖掉了我的东西,花了石头,还没告诉我.并且把我借给他,风雷给我的唯一的礼物:骷髅凯给卖了.我伤心欲绝,在冰风谷门口我杀红了20个小时,他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生气.也许他不明白,对于我来说,随便动我的东西,动乱仓库,感觉很没安全感,他很不尊重我.而在网吧上网的我,始终怕被盗号,于是每次在下线的时候都会把衣服放进仓库,那是我全部的家当,而他却始终记不住.我真的生气了.甚至可以说是失望了.自从他被封以后,我都一直都很失望,他始终是没听我话.可是我还是忍住了失望,虽然以后见到他都冷冰冰的.

后来,他80的时候,想去塔里.我带着他从冰一直跑到了四楼,可是月月来的时候,他说月月,我们组吧,给我加加.我当时非常愤怒的把他踢出了队伍.虽然选择高智是没错的,但是我受不了,他居然嫌弃我的聪明!是谁一步步帮他加到今天?是谁从冰担心他挂了,一步步带上塔?当初你都不嫌我才200多聪明带着你,现在你居然嫌弃我快600的聪明!仅仅因为你面前多了一个700多聪明的妹妹! 后来小曦和月月说,他组上了外挂暴了朋友的衣服,他却怎么也不承认,我无话可说,我曾经在盟里那么强调:不许杀红不许暴黄,不许用外挂的话全部白说了.

我最终是无法原谅他了,自从小曦带着月月为了履行约定去了火龙的盟以后,盟里一直冷冷清清.和他最后一次冥顽不灵的谈话以后,我放弃了MU,于是在杀红了以后,我把盟散了,散盟以前,我先把他退出盟.然后看着孤冷的盟,解散了这个我曾经梦想做为最温暖的家的盟. 永远怀念最开始的日子,那些温暖的日子像微风抚过,心情也温暖了起来,怀念风雷宝宝换着刺客号,带着我在广场里升级,感觉好刺激.怀念他的声音,他的歌,他的笑话.怀念圣者宝宝曾经那么认真的保护我和我的宝宝们. 我曾经的弓箭手守护们,都离开了我. 剩下的,只有回忆.

最新更新TOP10
推荐更新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