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迹sf

弓箭手之歌

作者:奇迹私服 时间:2019/5/2 16:51:34 浏览:230

“明天再迟到的话你就永远不用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讨厌懒惰的年轻人1

在魔导师帕希昨天那句声色俱厉的警告催促下,我连续放出3次能量球魔法才击退左侧袭来的剧毒黑蜘蛛,继续奔跑在黑暗森林的深处……

㈠持续7年的战争

我出生在勇者大陆,将要从事的弓箭手职业是命中注定的.

记忆中大陆的天空始终阴云密布,尽管母爱呵护下的童年无拘无束,但我却并不快乐——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只听到住在城镇角落里的铁匠汉斯谈起过我的父亲是迄今为止整个mu大陆最优秀的魔法箭手.然而当我进一步追问的时候,汉斯也象我的母亲那样抚摩着我凌乱的头发,神色凝重地说“你还小,孩子,现在还不是告诉你这一切的时候.”

我要长大!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孩子,我不停地尝试着各种冒险,却总是以失败告终或者被告知不应该那么做.

终于有一天,我闯下了大祸.

为了破解那个过于神秘的故事,更多的是出于对父爱的渴望,我悄悄潜入了魔导师帕希的房间——据说他了解发生在mu大陆上的任何故事——我希望在他那儿找到关于父亲的消息.

帕希的房间里堆满了用我不认识的文字写成的魔法书,我没有在那上面浪费时间.我的目标是屋子中间那颗环绕着魔力的水晶球.

我尽力模仿着帕希为人占卜时的古怪动作捧起水晶球,用同样古怪的声音念出了自己的心愿.

缓缓地,我感觉到水晶球充盈着魔力的光芒越来越强,以至我不得不闭起眼睛……

恍若天籁的歌声里,一幕壮观的战斗场景呈现在我的面前.

那是一处古老的城堡,12位神色凝重的勇士监守着城堡的各个入口.而城堡外则是蠢蠢欲动的形形色色的怪物,更多的怪物则从远方源源不断涌至.

面对千万倍于自己的怪物,守卫城堡的勇士们毫无惧色.

为首的是一位英俊的年轻弓箭手.尽管伤痕累累,鲜血早已将那深蓝色的传说装染成班驳的红褐色,他依然从容地念动咒语,一连串炽热的列焰奔向周围的怪物.

直觉告诉我,那就是我从未谋面的父亲.

突然,推门声惊醒了我的幻觉.我一个激灵,水晶球应声落地,顷刻间化作了千百块碎片……

接下来的两天,整个mu大陆都生活在惶惑不安之中.

城中的议会大厅彻夜灯火通明,长老们在紧张地讨论着什么.街道上的人们行色匆匆,我也隐约听到了“怪物入侵”“毁灭的末日”之类的绝望言论.

第三天的晚上,我跟随母亲来到了教堂.在那里,母亲获准为我解开所有的谜团.

7年前,就在我出生的前一天,先知帕特农预言魔王昆顿将要冲破束缚了它10多个世纪的大天使的封印,并进而将mu大陆变为它统治下的黑暗世界的时候,我的父亲率领不愿出卖自己灵魂的人们前去阻止这场可怕的阴谋.

然而邪恶的战斗越来越强大,悲剧终于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我的父亲和他带领的勇士坚决地斩断通往mu大陆的退路,将自己和敌人一起困在地下城堡中,决心用自己的生命阻止mu大陆免遭昆顿暗黑军团的屠戮.

7年来,前方的勇士不断通过帕希的水晶球获取继续战斗的勇气与能量……

而现在,那颗维系人们希望的水晶球由于我的过失破碎了.

帕希说在失去能量球帮助的情况下,暗黑军团将会在3个月内碾碎我父亲他们守卫的地下城堡,届时整个mu大陆将陷入血与火肆虐的炼狱.

考虑到我只是个孩子,更多的是出于对我父亲的尊敬,议会厅的长老们决议赦免我的罪责,并开办魔法学校,由帕希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培养一批可以抵抗暗黑军团并进而拯救我父亲带领的勇士以及整个mu大陆的英雄.

㈡能量之源

我决心弥补过失,维护父亲用勇气和鲜血谱写的尊严.

在我的一再央求下,余怒未消的帕希答应破格录取我为魔法学校年龄最小的学生.

为了考验学生的意志与能力,魔法学校设在远离勇者大陆的仙踪林,我们每天必须徒步穿越之前曾被明确警告不得进入的黑暗森林,并赶在钟声敲响之前出现在帕希的面前才有资格参加当天的学习.

但开学3天来我的表现糟透了,因为我总是迟到.

第一天我早早地起床去学校,由于太急于赶路而被可恶的蜘蛛偷袭,只好拖着中毒后肿胀的脚回城找安娜求援.第二天我起的更早,却不幸因为天黑而在黑暗森林中迷失了方向.第三天终于来到了仙踪林,长期生活在沉闷压抑的勇者大陆的我在第一次看到仙踪林时的那一刻呆住了,我流连在那温馨明媚的景色中忘记了时间,浑然不觉上课的钟声已经敲响……

最令人惭愧的是我始终找不到能量之源,而这对一个弓箭手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天微微亮的时候,前方就已经出现了魔法学校尖尖的屋顶,我想我今天至少可以让挑剔的帕希老师不再骂我懒惰.

很奇怪,今天来为我们上课的是宝宝安吉拉,而且始终环绕着她的美妙的音乐在那天变的异常低沉.

我预感到了不幸.

果然,安吉拉忧郁地告诉我们,有人卑鄙地将能量球破碎的消息出卖给了昆顿,魔王下令加强了对城堡的冲击战斗,地下城堡随时有毁灭的危险,帕希老师已经带人连夜赶去前方增援.而在他们赶去之前,我的父亲和另外的11位勇士已经在能量耗尽的瞬间,不约而同地将自己化为了城堡的一部分,他们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忍受数以千万计怪物的嘶咬以换取mu大陆片刻的安宁!

安吉拉一扬手,凭空画出了一个圆圈.通过那个圆圈,我看到了父亲那被鲜血染红的传说披风和因疼痛而扭曲的英俊面庞,他身边的怪物叫嚣着一次次轮番扑来……

收起圆圈,安吉拉美丽的眼睛盯着我轻声问:“孩子,你找到能量的来源了么?”

顷刻间我明白了一切.

原来能量之源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周围——爱、希望、正义、还有对邪恶的憎恨!

随着安吉拉一起念完那句神秘的咒语的同时,一股电流流遍我的全身,紧接着,一道眩丽的激光自我的双掌间奔射而出……

在战斗中成长

3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在母亲对父亲不可遏止的回忆中,我终于掌握了帕希老师留下的魔法书所记载的全部法术.

在一个撒满金色阳光的早晨,宝宝安吉拉手捧着雪白的魔法披风和一根接受了天堂祝福的法杖,缓缓地走近我的面前,我感觉到了她美丽的蓝眼睛折射出的无限爱怜,静侯良久,终于似下定决心:“孩子,很不幸你出生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你的生命注定将创造奇迹私服.但要你现在就去承担你父亲留下的重任过于残酷,因此你有选择拒绝的权利,没有人会因此而嘲笑你的1

我犹疑着,用我尚年轻的思维品味安吉拉的忠告——我该退缩吗?

然而,我清醒地明白,如果我们放弃抵抗,延续了数千年自由与和平的mu大陆将会再次为久违的黑暗笼罩,仙踪林撒满金色阳光的早晨将会变为血与火肆虐的黄昏.

更重要的是,我的身体里继承了父亲憎恶邪恶的血液,我渴望战斗,渴望能够将我伟大的父亲带回母亲的身边.

我接过那套漂亮的披风和法杖,异常坚定地,和同伴们一起踏上了前往地下城堡的征途.

战斗的惨烈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们的到来竟然也只能暂时缓解先行到来的帕希老师等人的压力.魔王昆顿不愧为一切罪恶的王子,它因成功地窃取了囚禁之石的秘密,并将之转化为自己能量的来源而变的异常强大.围攻地下城堡的怪物早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昆顿,它们的生或者死完全取决于那个不甘寂寞的暗黑领主.

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群毫无感情,更不会对死亡产生恐惧的机器.

日复一日,暗黑军团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又一次次被正义的战斗击退……

就在这单调的撕杀中,我慢慢地长大,终于成为了象父亲一样出色的弓箭手.

与此同时,我感到了厌倦,我不想终日生活在无休止的屠杀之中——尽管我站在正义的立常帕希老师更加的苍老,我感受到了弥漫在地下城堡中的绝望与悲哀.

帕希老师感觉到了这一切.

于是,从他那里,我听到了又一个古老的传说.

很久以前,一个女孩在愚昧的部族战斗中失去了未婚的恋人,她哭了——拥抱着情人冰冷的身体.

应该是她的哭声感动了天空,一位不愿透漏名字的天使告诉她,在遥远的亚特兰蒂斯海底,自私且脾气暴躁的海神波赛冬拥有一颗具有复生能量的生命之石.

在近乎渺茫的机会面前,女孩选择了坚强.她企求天使将自己变为了一条强壮的黑龙,几番搏斗,女孩终于如愿的得到了生命之石.

然而,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带着希望返回的女孩却发现野蛮的部落首领正在帐篷里分食情人的尸体.

黑龙发出了痛苦的吟叫,喷射着满腔的怒火离开了只剩下伤心的家园,带着那颗神奇的宝石,带着对人类的痛恨.她将所有的思念寄托在那颗冰冷的石头上面,并凶狠的攻击任何靠近她的人类……

帕希老师说如果可以依靠生命之石的能量,复活我的父亲和另外的11位能力超凡的勇士,我们就能合力将昆顿和他的暗黑军团重新赶回地下墓穴并且粉碎已被昆顿利用的囚禁之石,从而将昆顿永远地困在他的地下王国之中.

“孩子,那是不可能的”帕希老师打算以这句话结束他的讲话,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你的父亲曾经有战胜黑龙的能力,可是你知道,一位真正的英雄是不愿去伤害一个无助的女孩的.”

mu的延续

我决定去寻找黑龙.

通过帕希老师打开的时空传送门,我回到了久违的mu大陆.来不及向安吉拉解释回来的原因,我迫不及待地跑去见我分别了整整10年的母亲.

“喂!站住1身后似乎有个很生气的声音,顾不得回头去满足我的好奇心,我继续奔跑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上,全然不顾自己奇特的装束引来的惊疑目光.我明白是我们在前线的抵抗给了mu大陆足够的安全感,大家似乎已经忘记了10年前的恐慌,忘记了近在咫尺的危险.

“妈妈1我看到了那个瘦小的身影,10年岁月的痕迹没有带走母亲的美丽.

“杰瑞,我的孩子!是你吗?”母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长大了,变的跟你伟大的父亲一样英俊1

我吻着母亲的额头,自豪的回答“是的妈妈,我每天都战斗在父亲的身边1

母亲微笑着拉过一个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气喘吁吁的女孩说:“艾丽丝,让我来为你介绍我漂亮的儿子杰瑞.”

女孩睁大了她那碧绿的像橡树牌薄荷酒一样的眼睛说:“他!就是你常说起的杰瑞?”

“是的艾丽丝,很高兴认识你.”我不想掩饰自己兴奋表情.

“你刚才踩伤了我的宝宝”艾丽丝很心疼的样子,“你瞧,它正在哭呢.”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直怯生生地躲在她身后的小不点——一只可爱的小哥布林——双手抱着脚丫,一脸的委屈,我意识到刚才在路上的那声呵斥是这个小姑娘送给我的.

“哦,对不起,刚才一定我跑的太快了.我想尽快看到我的母亲,你知道,我们已经分别10了.”我从母亲手中接过一顶漂亮的绒布帽,轻轻戴在小家伙的头上“不要哭了小不点,刚才是叔叔不小心.”

“呵呵,你要它叫你叔叔?”艾丽丝被逗乐了,扑闪着碧绿的像橡树牌薄荷酒一样的眼睛,亲了一下已经被绒布帽吸引了注意的小哥布林,“它可是叫我姐姐的.”

“那我应该是它的哥哥咯?妈妈,你又多了一个宝贝儿子了,YEAH1很显然,艾丽丝的情绪感染了我.

接下来的交谈中,我了解到艾丽丝是在我踏上地下城堡的那一年搬来勇者大陆的邻居的女儿,比我小两岁——昨天刚过完15岁生日.在我离开的10年间是艾丽丝陪伴我的母亲打发了许多思念的时光,她最喜欢的是听母亲讲我和父亲的那些关于魔法与战斗的非凡经历……

“可以让我和你一起去吗?”当我讲出了关于寻找生命之石的打算之后,艾丽丝轻声地问“我要和你一起完成这个任务1既而她又坚定地加重了语气.

我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母亲,得到的是母亲赞许的微笑.

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供我浪费,告别了刚刚重逢的母亲,带着艾丽丝再次踏上了征途.

穿过危机四伏的黑暗森林、荒无人迹的冰风峡谷……记不清我们走过了多少路,在艾丽丝的欢笑与歌声里,我忘记了旅途的辛苦.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了传说中黑龙出没的亚特兰蒂斯海岸.

然而两个月过去了,日夜守侯在入海口的我们始终没有找到任何黑龙存在的迹象,我开始怀疑起了那个传说的真实性.

艾丽丝却一改最初留在我印象里的柔弱,一直鼓励着我的勇气,“就算只是一个传说,我们也要将它延续下去,你的父亲、母亲还有整个mu大陆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你不会放弃的,是吗?”

盯着她碧绿的像橡树牌薄荷酒一样的眼睛,我为一闪而过的退缩念头惭愧起来.

在这段时间里,我对艾丽丝的依恋如潮水般疯长.对着美丽的亚特兰蒂斯沉思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战争……”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盯着变幻莫测的亚特兰蒂斯再次陷入沉思的时候,艾丽丝轻轻扯动了一下我的衣角:“杰瑞,你听到哭声了吗?”

“什么?1我错过了艾丽丝的话.

“哭声,一个女孩的哭声.”艾丽丝重复到.

侧耳倾听,风雨声中果然传来一个女孩幽幽的啜泣,像在诉说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这糟糕的天气,在这荒凉的野外,会是谁呢?

循着哭声,我们看到了一位黑色长发垂地的东方女孩.隐约中,我感觉她也许就是我们要找的目标.

果然没错!

女孩告诉我们,她就是传说中那条不幸的黑龙.她的名字叫如月,来自遥远的东方一个古老的国度.因为深爱着一位前往东方冒险的游侠,而追随他来到了当时尚未完全摆脱愚昧的mu大陆.然而那场野蛮的部族战争却带走了她的心上人,甚至剥夺了她拯救恋人的权利.

她变的不知所措,拒绝与mu大陆上的人类为伍.就这样做一条黑龙,永远守护着那寄托着无限思念的生命之石,却从不忍伤害任何无辜的生命,所有关于黑龙的可怕传说只是来自当时人们犯下无可挽回错误后内心的恐惧.她所做的只是在风雨之夜过于思念心上人的时候,还原为一个无助的女孩,为心上人的悲惨遭遇而哭泣.

我们讲明了来意,如月沉思片刻,捧出了那颗眩目的宝石说“我可以帮你们,生命之石本来就是因为爱才具有复生能量的,真正能够拯救生命的不是宝石,而是爱1

“真正能够拯救生命的不是宝石,而是爱”,思索着这句似乎熟悉的话语,宝石的光辉将艾丽丝碧绿的像橡树牌薄荷酒一样的眼睛和如月的黑色长发映衬的更加美丽,我拥紧了艾丽丝单薄的肩膀.

第二天,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mu大陆的人们看到了一条传说中的黑龙腾空而过,背上载着的一对少年紧紧的拥在一起……

mu大陆的故事在这里延续.

二区2服思如岳

很抱歉,上传弓箭手之歌的前半部分我误留下了真实姓名,曾向管理员反映恳请为我修改作者名字,但应该是原则问题,管理员并未满足我的无理要求.在这次上传3-4的时候只好将1-2也一起发送过去,以保持故事的完整性.

多谢理解

上一篇: 暗黑中的初秋

下一篇: 感受奇迹

最新更新TOP10
推荐更新TOP10